“分床睡第7年我有病他有药”

作者:admin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0-12 09:02     

  都说爱情是一物降一物,从合租室友到分床睡的夫妻,我的焦虑症竟被老赵“治”好了。

  且结婚7年至今,老赵表达爱意时我还会娇羞脸红如少女,难道是因为距离产生美吗?

  还真是。遇到他之前,我抱着孤独终老的想法,觉得大概率找不到一个能忍受得了我这样“有病”的伴侣。寡言的理工男老赵偏偏遇强则强,竟搬出“话痨”电影《爱在系列三部曲》的台词跟我表白:

  “如果这世上有什么奇迹,一定是尽力理解某个人,并与之同甘共苦。我知道,这几乎是不可能成功的。谁真正关心这呢?答案是在尝试的过程中。”

  后来我才知道,这位看似无趣的理工男原来是深藏不露的“情圣”,一切要从异性合租情缘说起。

  工作第三年,我和朋友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。因工作调动到另一个城市,朋友却先斩后奏直接转租给她一个堂哥。原本我不同意,心想异性合租不安全也不方便,朋友说她堂哥职业是摄影师,堪称作息常年颠倒的夜行动物,跟我的生活八竿子打不着。当时房间已经空了快一个月,我急于有个人一起分担房租,索性就和他在手机APP上签合同了。

 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,我都没有见到这个男生。奇怪的是,我明明把养的一盆枯萎的含羞草丢垃圾桶了,它竟然又出现在客厅里,叶子恢复了鲜绿色,还开出了粉红色的花朵。

  那会儿因焦虑症觉得人生无望的我,瞬间被植物的顽强治愈,空洞的生活莫名也被未知的期待撑满了。同时更对这个室友产生好感和好奇,难道是他捡回来照顾的吗?

  每到周六,我都会固定去医院做心理咨询。有一次我哭诉了1个小时,工作要强、完美主义又总是自我苛责、自我批判,觉得做得不够好,亲密关系也不顺利,恐惧被抛弃就自己先放弃。出来后打车准备回家,司机师傅看到我红肿的双眼,叹了口气教育我:

  “小姑娘年纪轻轻的有啥想不开的呀,像咱这一辈吃好喝好该劳动劳动,啥事都没有。现在的人就是太脆弱了,你别不爱听,说白了是矫情了点……”

  我心里咯噔一下,被打了一记闷棍的感觉。雪上加霜的是,原本最近频频请假领导颇有怨言,加上这天工作上出了个错误被批评,我的心情全面崩盘跌入谷底,想着破罐子破摔,明天就辞职走人。

  客厅里飘着一股雨后树林的清香味,他正把洗完的衣服拿出来,往阳台上晾晒。阳光下他的头发毛茸茸的,像是高中班级上那个坐窗边埋头看书的学霸少年。

  我不知道哪来的第六感直觉,忽然有种强烈的自我预言,这个人以后会成为我的丈夫。

  听到脚步声,他转过身和我打招呼,笑容有些腼腆。气味是记忆的敲门砖,我联想到小时候爸爸经常带我去逛的一家花店的味道,便称赞他品味很好,问他买的什么牌子的洗衣液。

  他笑得憨憨地,语调很平很缓,对我解释道:“没什么特别的,我只是考虑到男生有些臭袜子,就先用衣物消毒液清洗一遍,再倒入泡腾清洁片清洗一遍洗衣机,这样你接着用的话就干净些。”

  毫不夸张地说,太久没对别人心动的我,当时心跳快了一拍。平日里我活得挺粗糙没劲儿的,活动范围仅限于自己的卧室,客厅和厨房很少出没,这才注意到他把这两块公共空间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深受焦虑困扰总是恐惧失控的我,完全被这样一个秩序感极强,看上去云淡风轻的人吸引住了,也第一次有了想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动力。

  但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合适开展一段关系,不想去祸害别人,我克制着自己的情感,之后又恢复到对他很冷淡。不过,我察觉到他的细微变化,他出现在我眼前的次数增多了,好像我在哪都能看到他,客厅里的绿植也多了好几盆。他还写了一篇养植物小贴士,打印出来夹在我卧室的门把手,没有过多打扰。

  有天晚上我惊恐发作,浑身抽搐,深秋的季节,整个人光着脚蜷缩坐在客厅的角落地板上。他听到声响跑过来,教我腹式深呼吸法镇定,拿拖鞋给我穿上。我请求他帮我订个医院旁边的酒店,万一有什么事可以马上找到医生救我。但他没由着我任性,目光笃定地告诉我:“有我这个大男人在怕什么,相信我,天不会塌的。”

  可能是折腾久了累了,我吃了颗安定药,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。半夜睁开眼,看到他睡在旁边的躺椅上,怕他着凉我叫醒他。我忽然觉得有点尴尬,竟让他看到我那么狼狈脆弱的一面。

  他却温柔地宽慰我:“没关系呀,这又不是你的错,你也是受害者。”接着给我分享了自己的一个出糗经历。小时候邻居家养的狗生了好几只宝宝,看到狗宝宝吃狗妈妈的奶津津有味,他很中二地也趴下去跟着一起吃奶。不巧这一幕被邻居家小女神看到了,她说了句:“你是不是有病啊?”

  从此他在自己心仪的女孩面前抬不起头来,对自己给她留下的“有病”形象耿耿于怀。多年后相逢偶然提起这件事,女孩无辜地解释说,那句话不是在骂他,只是刚好看到电视剧里这台词觉得很时髦,就模仿一下而已。

  我听完笑出声。爱情始于分享秘密和痛苦,也无惧把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暴露给对方看,我和老赵心照不宣地在一起了,我不再逃避,没有任何理由地信任他。

  和老赵成为情侣后,焦虑症也仍一直伴随着我。由于我睡眠浅,一有动静就容易失眠,他回家晚,有时也会打呼噜怕吵醒我,就还是各睡各的房间,感情倒是很融洽。

  结婚后,我们住进了一起买的三室一厅的房子。老赵知道拥有一个大大的衣帽间会让我缓解焦虑,特意找设计师改造成我喜欢的风格。

  他觉得我那份工作需要处理很多人际关系,压力比较大,担心我会触发病情,说服我辞职给他工作室打工,安排给我一份清闲一点的文案活儿。

  从那之后,我们俩白天几乎形影不离,都在一起工作交流。我的电话,他必接,也永远让我先挂断给我安全感。为不影响睡眠质量,晚上也会各睡各的,每隔两三天会睡回一张床。

  但不管多忙,老赵都会来我的卧室至少聊天1个小时,跟我拥抱互道晚安,亲吻我的额头,他才回自己的卧室睡觉。

  每天早上,他都起得比我早,会在我床头放一杯温开水或一朵花,亲吻我再道个早安。

  有了他这个良师益友,我发现不再需要心理咨询师了,好的亲密关系是治愈的良药。因为焦虑后遗症,我有很长时间注意力难以集中,看完一本纸质书都很费劲,人就会变得烦躁不安。老赵便成了我的朗读者,每天睡前耐心地读书给我听。

  比如他读《你的生存本能正在杀死你:为什么你容易焦虑、不安、恐慌和被激怒?》这本书时,一边对我的疑难杂症开解,一边让我全文熟记背诵“吾日三省吾身”。

  “如果我们不依赖自己的力量去营造内心的安全感,那么我们就会依赖于借助外力创造安全。要缓解恐惧感并实现内心安全,就要学会利用内心的力量,学会运用信心、毅力或应变能力等内在资源。”

  “真正的健康与幸福并不是拥有一个只有舒适和乐趣的人生,恰恰相反,它是一种能力,一种在艰辛、挫折和挑战面前仍然感到安全和舒适的能力。”

  给我过生日,常被我吐槽语言匮乏的他,还要一本正经地掉书袋,一开口就是松浦弥太郎的名句:“人的一生中有两个生日,一个是自己诞生的日子,一个是真正理解自己的日子。”

  老赵笑称,多亏我的“病”,天降大任于他,他因此把还给老师的语文都捡回来了。

  我更是觉得自己很幸运,因为老赵焕发新生。他总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,天空的一朵云,路边的一只蚂蚁,春天的一朵花,他都能静静地观看,如同观赏我的缺点,爱我的一身毛病一样,赞美我接纳我,好像我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那个女孩。

  我厨艺很差,但又想尽到贤妻为丈夫做饭的职责,有次硬是逞强捣鼓出一桌黑暗料理。老赵品尝了一口,立马拿起手机点外卖,我以为他嫌弃我,他却说:

  “我对食物没什么追求,你做的我能吃饱。但你吃到不好吃的脾气就会变差,又喜欢憋在心里生闷气,我可不想看到你受罪。”

  要知道,有焦虑症的人尽量避开咖啡、茶这种会加重心悸心慌的饮品,每次点奶茶我都要和店员强调不含茶的那款,结果有次点错了,我喝了一大杯,上了地铁后我开始紧张、恐慌、颤抖。老赵察觉到我的异样,紧紧握住我的手,给我戴上耳机听轻音乐。

  出了地铁,什么都没说,但好像他什么都告诉我了——一种始终为彼此托底的爱。

  在老赵的鼓励下,我发挥写作特长成为专栏作者,每一篇文章他都是第一个读者。

  曾经那个绝望到快要活不下去的我,怎么会想到奇迹也是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呢?我这棵一有人靠近就紧张得蜷缩起来的含羞草,也有放下防备让生命舒展的一天。

  最后,想用英国作家乔治·艾略特的一句话来总结我和老赵的遇见:“天空可不会下玫瑰雨。想要更多玫瑰花,我们就得自己栽下更多树。”

  PS:今天是世界精神卫生日,二更君分享这个故事,希望让粉丝感受爱,相信爱。传统观念里,很多人会将“心理咨询”和“精神病”挂钩,这种病耻感阻碍他们不敢求医,也生怕恋爱中不被对方理解。其实人人都有渺小脆弱的一面,请不要给他们贴标签,尊重他人也是尊重自己。